综合性运动会上,中国一省的夺金数堪比日、韩一国———如此“说法”,兴于2002年的釜山亚运会。

当时,中国体育代表团中辽宁选手表现抢眼,时任辽宁省体育局局长的崔大林对新华社说,辽宁竞技体育的发展目标是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,超日本赶韩国。

话似掷地有声,结果却事与愿违———北京奥运会上,韩、日两国金牌(奖牌)分别为13(31)、9(25)枚,辽宁选手贡献的金牌(奖牌)只有7(11)枚。

以一省之军匹敌对手一国之力,听上去很给力。广州亚运会开幕至今,广东选手夺25金,而韩国获34金、日本18金,“超日赶韩”似在紧锣密鼓。

平心而论,广东所获金牌“水分”不少:25金中,团体或组合金牌达到12枚,包括体操女团、斯诺克男团、射击团体、游泳接力、乒乓球男女团、赛艇等,即几乎一半的金牌是靠众人合力,广东选手也并非项项都是核心,或者状态、发挥当记首功者。

根本上,还是“金金计较”的“唯金牌论”在作祟,视金牌为体坛逐鹿的唯一标尺,等同于GDP和政绩。殊不知,体育早已不以争强好胜、逞英雄为唯一曲调了,一如我们现在也不会仅仅追求GDP的漂亮数据,而不惜牺牲发展环境和生存质量。作为竞赛表演,它应当展示给大众更高更快更强的专业水准;作为切磋较量,它应当展示友谊第一、胜负第二的大气。最后,万变不离其宗的是,它应该通过展示体育精神、人性魅力而去征服对手、观众乃至奖牌,其韵味极似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。

煞有介事地计较一省与一国之间的金牌多寡,不仅透着自命不凡、洋洋得意,更是对竞争对手的极端不尊重,伤害了亚洲伙伴之间的感情,这才是亚运会可能遭遇的最大威胁。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