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英国媒体对战术有半点兴趣,公众也许会更透彻了解切尔西的防守如何结合区域和盯人,但遇到安切洛蒂亲自在战术白板跟前讲解,媒体末了应对安胖的提问:“懂了?”只用一句“还行吧”敷衍搪塞过去。几年前和老记格伦威尔聊起英国为何没有体育报刊,格老眉毛一扬,笑道:“英国人不爱看枯燥的战术分析,50年代有过一份《体育画报》,但很快就关门大吉了。”英国媒体,尤其是体育栏目偏执于明星的性格剖析,对他们的私生活和成名之路着墨极重,专访安切洛蒂探讨其成功之道,却对意大利人喜欢喷云吐雾极有兴趣。

他的办公室里充斥着香烟和咖啡味,意大利人喜欢咖啡,在伦敦街头,很多咖啡馆的名字都以意大利文写成,哪怕东家和意大利人没有一毛钱关系。但吸烟?还是执教顶级英超球队的主教练,这多少提醒大家,这个嗜好其实在职业足坛很普遍,克鲁伊夫就是出名的大烟鬼,一天没两包不行。尽管现在很多顶级球会都明令禁止吸烟,但在10年前,圈内人吸烟司空见惯,巴斯勒很自豪自己长了一对马肺,不怕烟熏,甚至3年前意甲还有不少球员在替补席上一副云中仙的派头,场边的镜头还捕捉到齐达内在替补席上享受浓郁烟味的一幕。

安切洛蒂并不避讳媒体知道他喜欢吸烟:“我踢球那会儿就开始了,当时才25岁,因为受伤了,闲来无事吸了一根解闷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之前我从未碰过香烟。我喜欢在饭后或者看电影时来一根,2003年冠军杯8强打阿贾克斯,最后1分钟进球,加图索从板凳上蹿起来从背后一把抱住我,差点害我把嘴里的烟卷吞下去。”吸烟不是好事,但这个并不健康的癖好,至少在外人眼里看来为安胖添了一分普通人的亲近。上赛季庆祝双料冠军的敞篷游行,他在车顶放声高歌,传为斯坦福桥的佳话。外表看上去很农民,安切洛蒂和穆里尼奥完全是两个类型,但他一点不比狂人缺乏魅力,后者在他的橄榄枝面前,也欣然伸手表示和好。

强者不需要张牙舞爪,安切洛蒂悄悄地来,悄悄地改变着切尔西,从外观到打法,蓝军从狂人时代令人憎恶的暴发户,逐渐转变为宽容的大家,场面也随之悦目,上赛季英超破百球,你很难再指责切尔西是一支偏执于边际利润的小家子球队。这是安胖的个人魅力所致:“如果我能帮助改善球会的形象,我当然很乐意。”

安切洛蒂最爱谈的还是战术,踢球时便出身名门,执教后又师承萨基和卡佩罗,从一个执迷于阵型的初哥转变为各种打法运用娴熟的大师,期间的变化真是沧海桑田。他承认,是球员的能力和特点,改变了他从萨基学来的那套唯阵型论。安切洛蒂对切尔西的“贡献”很早就开始了佐拉因为不满安切洛蒂的僵硬战术,离队加盟了切尔西。随后他又在有机会和巴乔合作时,拒绝给后者以发挥的空间,巴乔最后加盟了博洛尼亚。按现在安切洛蒂随便什么人都用得得心应手,刚开始看球的人很难想象他原来是那么死板。安胖很后悔:“我刚执教时只知道玩442,什么人都要服从阵型的需要。我错过了发挥巴乔天才的机会,如果14年后发生同样的事情,我会毫不犹豫,来吧!让我们找出一个办法。”

转教尤文图斯改变了安切洛蒂,他遇到了齐达内,一个完全不能受阵型约束的天才。“我改打3后卫和4个中场,腾出空间让齐达内在两名前锋身后活动。”这为他日后在米兰让4位原属10号的球员一道首发打下基础。阿内尔卡在安切洛蒂的打法中没有固定的位置,甚至德罗巴和马卢达都没有,“关键是在进攻时信任球员的直觉,”安切洛蒂总结,“防守时大家的责任都一样。”只有罗纳尔多例外,哪怕是体重超过100公斤,只要把球给他就能破门。“谁都希望踢前锋身后的位置,但我把他们安排在不同的位置,这样他们能做的比愿意做的更多。”

话题转移到卡佩罗,转到英格兰和世界杯,安切洛蒂表示英格兰的球员绝非糙哥,人人都有上佳的技术和拼劲,卡佩罗的战术也没有错误,“英格兰有很多顶尖高手,我不知道为什么英格兰没发挥好,但肯定不是战术,更不是卡佩罗。也许世界杯期间英格兰球员不在状态吧,”安切洛蒂还认为之前埃里克森带队也没有问题,“他刚来意甲时很年轻,大概38岁,想法很多,战术修养很高。”和别的主教练不一样,安切洛蒂表示他的训练没有秘密,随时欢迎媒体参观,只有一件事例外:“我不能让你们看怎么让球员恢复。”很多人影响了安切洛蒂,给予他指点和教诲,但影响他最深的人还是乃父:“他是一位伟大的父亲。”媒体感慨:“看看这个儿子,你不能不相信这是真的。”

林良锋:小威染红乃江湖命数 断腿元凶欲正名2010.10.18

林良锋:两中门框两交白卷 蓝军只会捏软柿子2010.10.18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(粤)—非营业性—2017-0153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