据国内媒体8月11日报道,在美国总统拜登领导的政府将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政治化、企图把责任推给中国之际,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在社交媒体上自曝,早在美国政府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之前,他们就已经感染新冠肺炎。

相关资料显示,美国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是2020年1月21日;然而,随着俄罗斯“自由媒体”、菲律宾媒体《马尼拉时报》梳理美国新冠疫情暴发疑云时间线,指出臭名昭著的美国德里克堡实验室或许是新冠病毒起源地,并且该实验室关闭时间并非巧合;美国世界新闻网刊文列举证据指出,意大利发现的新冠病毒来自德里克堡实验室;对此,越来越多美国人现身说法,不断将美国出现新冠肺炎的时间提前。

据媒体报道,在社交媒体上,有1000多名美国人说自己或家人、好友在2019年12月甚至更早时间就已感染新冠病毒。美国华盛顿居民杰米凯滕霍芬曾在社交媒体上写道,“我的妻子和医生都确信我在2019年10月1日得了新冠肺炎”,凯滕霍芬还在社交媒体上指出,他自己当时患有的症状与新冠肺炎非常接近。美国詹姆斯克鲁托克斯则表示,“估计我是在2019年11月或12月得了新冠肺炎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英国《自然》杂志网站日前刊发的一篇新闻报道说,美国农业部研究人员经过研究,发现美国多州的白尾鹿早在2019年就有了新冠抗体,而白尾鹿患有新冠肺炎仍就跟德里克堡实验室有千丝万缕的关系;美国华盛顿调查记者乔治韦伯更是曾在社交媒体爆料称,他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,参加2019年10月武汉军运会的美国运动员玛特捷贝纳西可能是最初引发疫情的“零号病人”;需提及的是,贝纳西来中国前的工作地点,离德里克堡实验室非常近。

耐人寻味的是,尽管美国德里克堡疑云重重,拜登政府却拉上盟友,借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大搞政治操弄,频繁地向中国泼脏水;拜登更是曾经下令,要求美国情报部门对中国进行为期90天的“针对性”的新冠信息收集。对于拜登政府妄想“污蔑”中国的阴谋,中国外交部多次给予驳斥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表示:“美国大搞溯源。从美国上届政府喊出的第一声中国病毒开始,美国一直在全世界散布病毒污名化言论。”

赵立坚日前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,为了转移自身抗疫不力的责任,达到抹黑打压别国的政治目的,美国大搞疫情政治化、病毒污名化、溯源工具化,把撒谎、抹黑、胁迫奉为圭臬,丝毫不尊重事实科学和正义,人类抗击疫情的史册上,必将记下美国这丑陋的一页。

赵立坚还强调,如果美国真的“透明、负责”,请从以下4件事做起:一是,公布美国早期病例数据并进行相关检测,报告在电子烟疾病患者、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患者以及当时的流感患者中,有多少新冠病例。二是,邀请世卫专家调查德特里克堡和美国遍布全球的200多个生物实验室。三是,邀请世卫专家调查北卡罗来纳大学。yb亚博客户端四是,公布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患病病例数据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