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 2004 年腾讯在香港上市以来,这次 23%的数字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净利润降幅,而在收入方面也只是同比增加了0.1%,几乎没有增长。

集团不好过了,该咋办呢?当然是把非核心业务调整一下啦,这不是我说的,是马总亲口说的。

5 月 19 日,腾讯体育撤销了六大业务组,“毕业”人员比例高达 1/3 。

这之后腾讯体育部只剩下了体育版权运营组、体育经纪、赛事直播、节目组等具有变现能力的业务组。

话说回来,国内那么多互联网公司都曾经进入过体育领域,他们都有着强劲的经济基础和深厚的互联网经验,可是碰到互联网体育,结果似乎都不怎么好。

再到去年 PP 体育副总裁离任,大批员工离职,今年年初新浪体育也进行了一波裁员,最后终于轮到了腾讯。

看上去好像体育节目确实和互联网不太搭,水土不服现象非常严重,可为啥这些互联网巨头们一个个的都在前赴后继地“送人头”呢?

根据美国 ESPN 的调查, 2011 年的时候最受欢迎的 100个有线 个是体育节目,这个数字到了 2021 年增长到了 95 个。

这说明啥?说明体育节目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,什么娱乐新闻颁奖典礼都得靠边站。

说来说去还是个转播权的问题,毕竟这些赛事又不是流媒体平台举办的,流媒体平台要播就得交钱。

而转播权定价的高低和球员薪资是息息相关的,转播权卖的越贵,联赛方就能拿出更多的分红给各个球队。

球队再给队员更高的薪水,吸引更好的球员,让比赛变得更好看,然后吸引更多观众,形成一个良性循环。

要说到中国流媒体行业的转播权大战,得从我们的老熟人贾跃亭和他的乐视体育开始。

当年国内大量的流媒体看到了体育赛事的商机,都纷纷开始购买网络独家转播权, 但都输给了财大气粗的乐视。

别人 买版权像是挑衣服要选半天,时不时还要还个价,乐视则像是进了促销打折的超市, 大手一挥就把整个货架搬空了 。

2012 年到 2015 年,乐视体育买了 310个赛事版权, 72%都是独家播出。

其中有中超、欧冠、英超这样的顶级赛事,也有高尔夫、赛车之类的小众比赛,可谓是天下英雄尽入吾毂。

当时剩余的一些顶级赛事里,也就腾讯体育拿着万年不变的 NBA ,苏宁( PP 体育)买下了西甲 5 年独播版权,其他的大比赛想要看都得去乐视。

这一大笔钱砸下去,让乐视体育收获了大量的付费会员,从流量角度上 完爆了另外 的老牌体育流媒体。

国内当时的大资本那么多,哪里能忍气吞声看着乐视骑脸输出啊?再加上乐视的强势入场把这场水给搅浑了,别的视频平台也不得不跟着提高了转播权的成本。

就拿中超来说,2015年一个叫体奥动力的公司参加了中超信号制作版权竞标会,开出了5年80亿元的价格,把央视的 40亿和五星体育的 43 亿挑翻在地。

体奥动力其实算是个“总代理”,他花了 80亿拿下中超转播权,是用来卖给 PP 体育、腾讯体育这样的大老板的。

要知道 2015 赛季中超单赛季的转播权价格才是 7000-8000万。

算下来的话,这独家转播权的价格起码得翻个20倍那才能让体奥动力保本不赔。

结果呢,体奥动力太过高估了中国市场,根本没人愿意当这个冤大头,最终把版权砸在了手里。

最后中超的转播权,被 PP体育买走了,价格是10年 110亿元,比 5 年 80亿少了三分之一。

体奥动力是亏惨了,那么看起来“捡了漏”的 PP 体育赚钱了吗?很显然,并没有。

根据 36氪的报道,PP体育 2019年的 会员收入是 2.5 亿元,相较于天价的 1 年 11 亿元转播费用是杯水车薪。

乐视当年并没有因为亏了这十几个亿而马上倒闭,那是因为有舌灿莲花做 PPT 如神的贾老板能忽悠到融资来填这个窟窿。

2020年的时候,交了 4 个赛季转播费的 PP 体育就已经达到了极限,根本给不起钱了。

不过这个盈利也仅仅只是针对中超而言,因为一些国外赛事的版权价格依然很昂贵,2019 年腾讯和 NBA 签的 5 年合同总价高达 15 亿美元。

面对这样的版权价格,腾讯体育能怎么办呢?只能对于会员价格的收费进行一次又一次的上调,最终调整到了单月 88 元,年费 898 元。

这个价格相对于国外的收费来说其实已经是很便宜了,我看了一下国外想看 NBA 要花多少钱,发现最少的也是 15 美元一个月,对应国内 30元那档。

哪怕是看 NBA 相对较少的欧洲,最便宜的价格也在 15 欧元一个月,还只能看电视直播,没法自由回看。

就这定价,人家照样有几百万上千万的用户购买,一个月赚的就顶腾讯体育几年,你说腾讯体育咋赚钱?

公司里有个同事说,他当年在美国留学的时候,看 NBA 的比赛都是买腾讯体育会员看的,因为那边的什么 ESPN 、 TNT 的价格都太贵了。

即便如此,腾讯体育的会员价格已经极大地超出了国内用户的付费欲望,很多用户都会选择在看完当前赛季比赛的时候,在休赛期退订。

除了会员收入之外,这些平台自然也是可以靠广告来盈利的,可问题是国内这些正版赛事平台看的人还不如盗版的多,又有多少广告商敢来这领域投广告?

解说在讲解比赛的时候动不动给你来上一句“国际知名运动防护品牌杰士邦提醒您,加时了” “确保安全,射门不慌”,这你受得了?

虽说看这些球赛的大部分都是我这样的糙老爷们儿吧,但这么多年下来,我每次听到还是会浑身泛起鸡皮疙瘩。

我倒也不是说这些品牌不行,只是这么多年了都是这几个品牌在投广告,也确实能说明在品牌方这边,确实不太在意国内的这些直播体育赛事。

于是乎,中国体育直播就变成了:转播权定价高→平台被迫提高会员价格→用户因为高价会员流失→流量减少后广告方看不上的恶性发展。

而如果要追溯到问题的最核心,是因为国外的电视直播早在上世纪 70年代就开始出现,至今 50多年的发展已经让它形成了完善成熟的产业链。

就拿解说水平来说, NBA 的比赛除了发放到电视台,还会发放到各种地方电台。

这对于解说的功力是极大的考验,解说必须对球场上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有透彻的理解,并且能够分析各种战术策略乃至心理博弈。

更不用说国内外的消费水平差异、长久以来形成的体育文化氛围、完整的会员制度和服务等等。

在这种成熟的商业化体系之下,用户们的消费习惯被培养起来了,自然就会乐于为节目付费。

而在中国,体育直播这东西也就发展了二十几年,在各个方面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

更何况在很多人心里,体育赛事这东西的定位并没有比电视剧之类的娱乐高很多。

他们习惯了每个月花十几二十元充电视剧会员,却未必愿意付更高的价钱去看体育节目。

如今腾讯体育砍掉大部分的原创内容团队,直播啥的照样还是能看,可以说是唯一的幸事了。

只是不知道,腾讯到底还能容忍腾讯体育亏损多久?如果连腾讯都失败的话,又还有谁去尝试吃下这一块注定需要长久耕耘的市场呢?

乐视网信息技术(北京)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就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内部核查进展情况的公告

如何看待体奥动力以80亿人民币的价格拿下2016-2020年中超电视公共信号制作权及版权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