据新华社报道,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罕默德·纳伊姆当地时间15日宣布,塔利班武装人员已进入并控制了首都喀布尔,“阿富汗的战争已经结束”。

阿富汗局势引发国际社会关注,也牵动着无数阿富汗人的心。生长在潘杰希尔(目前这座城市仍由政府军控制)的Abid就是其中之一,尽管此时他远在法国,但“无论在哪里,都心系家乡。”

2011年,Abid来到中国学习,毕业后一直留在中国。2019年底,Abid跟随妻子来到法国。本打算再度前往中国工作的他们,因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而滞留法国。目前,Abid在当地一家中餐厅当服务员。

听闻阿富汗再次陷入动乱,Abid心痛不已,他希望自己的家乡尽快回到和平、安静、稳定的状态。

高中毕业后,由于成绩优异,又会英语,Abid有了一个申请中国政府奖学金的机会。2011年,Abid来到中国,先在湖北一所大学学习中文,后在安徽一所大学学习,之后又顺利读完新闻与传播专业的研究生。毕业后,Abid便一直留在中国。

2019年底,陪着妻子回到法国后,因为新冠疫情影响,暂时无法再度来到中国,妻子远程答辩后毕了业,二人便在法国开始了生活。如今,Abid在当地一家中餐厅当服务员。

Abid有一位认识了三十多年的好朋友,在童年和青春的记忆里,俩人的身影交织在一起。长大后,Abid出了国,这位好朋友在阿富汗另外一个省的省政府工作。通过网络,两个人始终保持着联系,他们总是在社交平台关注着对方的新动向。

一天早晨上班前,Abid打开社交平台,偶然从其他人发布的照片里看到了这位朋友:他已经死于街头骚乱,“还没走到家,就死了”。这位朋友已经婚期将近。Abid陷入了震惊和难过。

这也让Abid意识到,国内的局势有多紧张。他开始联络家人,通过时断时续的信号,他和父母每天通话两次左右。Abid家在潘杰希尔,这座城市目前仍由政府军控制。父母告诉他,目前当地粮食缺乏,物价暴涨,所有人都闭门不出,只敢在门口张望。

一家十口人中,唯有Abid的哥哥还没有传来消息,“他在政府工作,塔利班已经进入了那个城市。”Abid希望,只是因为当地信号不好,才联系不上哥哥。

社交平台上,Abid也收到了来自各国朋友的问候,他们知道Abid是阿富汗人,有的向他询问当地局势,有人说很难过,有人祈祷他和家人能平平安安。

Abid只要一打开手机,就全是家乡的新闻。他看到越来越多的街头出现了武器,他不敢想象,整个国度究竟还有多少坏消息,“我们任何一个人,都不想再听到坏消息了。”

在国外漂泊10年,Abid的异域面孔吸引过很多注目。得知他的国籍后,大多数人总是惊叹,“你的家乡很乱吧?”这些惊叹出自很多人的口中,饭店老板、出租车司机、便利店店员,甚至是路人。

这些人中,有人分外热心,他们蹙着眉头劝告Abid,“快把你的父母、家人都接来这里吧。”

也有人一听“阿富汗”三个字,就如临大敌,紧张兮兮地问他,“你是塔利班?”每次听到这句话,Abid总是耐心地解释一番。

虽然很无奈,不过Abid也能理解来自外国人的疑问。作为一个阿富汗人,Abid比外国人更加了解自己的国家,“的确动乱”。他听闻过很多暴力事件,理解人们提起“塔利班”,就会联想到血腥和暴力,毕竟在社交平台上,就有很多相关的视频和资讯。

Abid生长在潘杰希尔,1995年时,塔利班也未能进入这座城市,但首都喀布尔当时已经“沦陷”。

当时已经十余岁的Abid,清楚地记得发生在身边的事。由于没有电视,他们一家人通过广播收听来自喀布尔等地的消息,“女性不能上学,不能看电影,甚至不能单独行动,如果出门,必须由她的男人陪着,全身上下还得裹得密不透风,只能露出一双眼睛。”

“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。”Abid说,由于粮食紧缺、物价高昂,人们总是饿肚子。

那时,一些外省人逃离了家乡,涌进潘杰希尔这座城市。在一个人人熟络的乡土社会里,他总能隔三差五看到些新面孔。不过,他远在喀布尔的奶奶未能成功转移。1995年,他们还没有电话,一家人只能偶尔通过书信、口信的方式报平安。

Abid记得,那时,即便塔利班没有进入潘杰希尔,这里的女人为了保障自身安全,也不得不像喀布尔的女人一样装扮。只不过出生于这里的女人可以接受教育,也可以去学校、医院等工作。

尽管身居国外,Abid没有一刻不在挂念着家乡,“无论在哪里,心都在家里。”连日来的消息,让他沉浸在担心和难过的情绪里。

山川异域,Abid只能通过新闻了解自己的家乡。中国时间8月16日晚上,他看到了那则流传甚广的视频——美军的飞机滑翔起飞,人群围着飞机奔跑,还有人攀爬上飞机起落架。飞机起飞后,几个黑影从上面坠落。

据央视新闻消息,当地时间8月16日,阿富汗黎明电视台报道称,从15日晚间延续至16日的喀布尔卡尔扎伊国际机场混乱中,至少10人死亡。

在Abid的记忆里,阿富汗是个美丽的国家,尤其在他的家乡潘杰希尔,“城市很美丽,人们也客气友好,互相帮助。”2010年离开家乡之前,他们一家十口人总是坐在一起吃饭、聊天。

在潘杰希尔,一条河谷蜿蜒而过,河流串起了沿路的生机,两岸尽是绿色的植被,河水带来了清凉。Abid记得,家乡的夏天是凉爽而又干净的,他和小伙伴经常跳进那条美丽的河流,游泳、戏水是Abid童年的美好回忆。

虽然家乡的生活穷苦,学校里总是没有书和笔记本,但是男生、女生都能坐在教室里,看着写在黑板上的知识,跟着老师一起学习。Abid家的八个孩子中,有两个女孩,都是Abid的妹妹,“一个已经大学毕业,一个还在大学学习。”

如今,潘杰希尔的居民们都关紧了大门。在8月15日(中国时间)的通话中,父亲告诉他,塔利班已经给这座城市的政府发了一则通知,想要从这座城市穿过去,抵达别的城市。

Abid不知道最终结果如何,但作为一名阿富汗的普通青年,他希望的是,阿富汗人民的生活能尽快回到和平、安静、稳定的状态。他希望未来的政府能管理好、保护好人们的生活,让阿富汗不被外族占领和入侵,同时让女性享有更多自由,有上大学的权利,也有独立生活的权利。

他期待着有朝一日带着妻子再次回阿富汗,一同探望父母。他也希望能和童年玩伴回到潘杰希尔的小山村,大家一起在山谷里吹一吹风,在河谷里尽情戏水,“就像小时候那样。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